切沃乌迪内斯
您的位置:首頁邀請展

半島

荊宏攝影作品

攝影師:荊宏

從朝鮮之北的羅先,到韓國之南的釜山、濟州島,我走過半島的許多地方。6年間,我四入朝鮮、五赴韓國。

每一次出入朝鮮或韓國,我都要在內心重撥“時針”與“分針”。橫亙在南北之間的,不只是北緯38度線,更是一個巨大的“時間差”。北邊的時針,還停滯在冷戰時代;南邊則彌漫著咖啡的香味,進入后冷戰時代。

在朝鮮,眼神總是戒備的、緊張的。無論目光如何相遇,對方總有被窺的憂慮、恐懼。坦克和槍——孩子玩的和大人玩的,都是冷戰時代的武器。公開的友誼是同性的,手拉著手、促膝并肩,純潔如戰友或兄弟姐妹。從領袖雕像下列隊走過,神情卻有點迷失,大人們東張西望,孩子們打著的紅旗不整。跳集體舞的人啊,你在出神地想什么?只有游泳男孩全神貫注,他腰板挺直,用不了太久就會成為一名軍人。曾經以為這一切源于物質匱乏,但墻上的平板電視、路上行人用的智能手機——讓我想到:思維停留在充滿陣營對立意識的冷戰時代,物質怎樣變化都只是外殼。

韓國則屬于另一個“時段”,有著商業文化、選舉文化、消費文化……在街頭和海邊隨手拍下的老人合影、少年合影,都充滿喜感。商業街上充溢對味覺和視覺的誘惑,有人在給冰激淩做流動廣告。選舉之夜,總統候選人被熱情簇擁,追隨者露出滿足笑容。首爾光化門外的朝鮮王朝“世宗大王”李祹的雕像下,仿佛一個自由廣場,有反薩德的,有支持樸槿惠的,有舞動星條旗的——美韓關系的確密切。但韓國真的走出冷戰時代了嗎?許多細節提醒我:戰爭并未遠去。仁川與首爾幾乎“同城”,但在公共衛生間的小便池上,貼著防諜警示和報警電話。仁川登陸點已經是游樂場,也有海灘浴場,同樣也貼著防諜告示。三八線附近的海岸線,綿延著鐵絲網。韓國江陵的陽光郵輪度假酒店是世界知名的旅游勝地,然而在黎明時分,在迷人的海灘上,既聚集著等待日出的游人,也走過荷槍實彈的大兵。對于戰爭的小心翼翼的防備,穿插在享樂主義氣氛里。

游走于半島,常常想:被割裂的,除了空間還有什么?聯結紐帶,除了民族還有什么?漸漸發覺,這仿佛《勇敢者的游戲》里的魔幻棋,下棋人不小心落入了不同的游戲“時間”。一個徘徊在冷戰時代,困于冷戰思維;另一個進入后冷戰時代,但未能擺脫戰爭糾結。這盤棋將如何繼續,且看游戲“時間”的變化吧。

更多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切沃乌迪内斯 东方6+1模拟摇号器 娱乐城官方裙6312880 红警4 河南快3今天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36选7 极速十一选五龙虎技巧 金多利彩票首页 快乐10分杀号 河南22选5昨天开奖查询 北京11选5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