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沃乌迪内斯
您的位置:首頁邀請展

晃蕩

攝影:甘銀座

春天里,突來的催促聲打亂了心思,說“該曬曬作品了吧?”

這有點讓我慌了手腳,因為沒有計劃,其實是沒有規劃,拿什么來展示呢?


“她的手機拍照還挺不錯的”---- 那個曾經的印象終于煙消云散,是憂,是喜?

咱還是先拿出個態度來,硬著頭皮找找唄,第一時間當然還是翻手機相冊。

拍了啥?

翻閱中,往昔的日子在眼前跳躍,那些記錄著與家人在一起美好時光、與友人的旅行日記、與平常生活中吃吃喝喝的點點滴滴,完完全全與大家想像中的“攝影作品”無關,

就是用照片給生活印象留痕呀,咱這算是攝影人嗎?


年復一年,日復一日,讀書、聽音樂、觀影、觀展等等,日子過得充盈而不慌亂;

似乎感覺自己與攝影已漸行漸遠了;

然而,在這圖像世界所包圍的每一秒中,深知自己還是在朝著喜歡的方向,繼續前行。


某日觀劇時,前排座的小姑娘入座起就開始拍攝,從觀眾拍到舞臺,快門聲咔嚓、咔嚓沒停過。

我忍住,沒有去阻止小姑娘的拍攝,仿佛看到那多年前的自己,也是這樣忙得不可開交,根本不是來看演出的。

我知道,總有一天,她會明白,劇目的拍攝可在合適的地點、合適的時間完成,她來劇院可以安靜地欣賞演出。


帶著覺察觀看別人,照見了自己。游走在不同的地方,我的鏡頭已不再輕易的舉起。

是那隨時、隨地的景致不再觸動自己嗎?非也。

“我們每個人都不僅僅是一個人,而是很多人,是他自己的延續”(F.佩索阿)。

今天的我,隨時都在變化中:作為個體的我,不是要跑到一個異域他鄉觀察他人的奇異生活,捕捉那些看似不可預知的瞬間;

也不是要確定什么符號來代表自己,那每一定格表達可以一時的心境,可以一種暫時的安撫,這樣的“欲說還休”不停止;

當別人向四周掃視之時,我會抬起頭向上看,不一定要成功,但會堅守自己的執著。

幻想與現實、古典與科技、復雜與單純、現在與過往、快與慢……每一個影像將都成為未來的印記。

再翻起若干前的作品,這樣的展示我不會臉紅,雖然我的想法與觀點還在變化中,但那一個瞬間,我們存在過。



更多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切沃乌迪内斯 上海时时彩杀码 海南每天4十1彩票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现场 nba比分直 小区丰巢快递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玩法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带连线 内蒙古时时彩三星开奖 让分胜负 公羊兔种兔养殖能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