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沃乌迪内斯
您的位置:首頁邀請展

詩和遠方

攝影:董建文

中國文字博大精深,同一個詞,意蘊無限,

“遺”就是如此。


初見董建文的組照,那是半年之前的事了,雖說類似題材被挖掘的不少,但董建文以其獨特的觀看角度去發現、去揭示,并為之刺痛。

今日再見更多以“遺”之作,不要誤解,此“遺”作非遺作。


董建文依舊沉穩老道,涉及面極為廣泛,可以說,人到眼到心到,到處搜尋屬于心底的遺痕。

從遺棄的“造”物到涉及現代文明進程中的傷疤,都顯得如此美麗,這是一種傷感之美。

從漂浮于天地間的自然之物到涉及心靈的隱痕,這是傷感美學的體驗。

“其實,這里的大多數照片是在我母親病重乃至過世后一段時間內拍的,可能受自己心情的影響較多一些。母親的過世,讓我有種人生飄零的感覺,有遺憾,也有慰籍!”董建文說道。

這系列的作品是對物象的追蹤與追思,更是從深度上闡述了“遺”,是對生命意義的緬懷、探求與印證。


當代影像的多元表達,有無數種的可能,攝影的題材、語言和控制能力變得次要,而藝術的形式、觀念,甚至把不可能的可能的轉換變成了第一位的。

董建文沒有迷失自己,能夠堅守屬于自己的一份執著,用并不高明的手段傳承著、揭示著,表現出與作者情感相適應的和諧,那是一種純潔、堅毅和責任。

通過觀看揭開暗藏于內心的不可把握的情感,也抑制了觀眾言說的沖動,或許只能選擇被動地承受,默默地離開。


這世界的變化太快,不容你思索什么,那么我們還是期待藝術家和詩人來堅守。

能通過藝術來給觀眾一絲寧靜和慰藉,好的藝術似內力無邊的武林高手,制人于無形。

雖然說“照片留存的是瞬間的外觀”,攝影并不能真正揭示事物內部的特質,不同人對圖像的理解也是完全不同的,也就失去了追索“標準”答案的可能,

每個人都有他自己另外的一種理解和期待,這也是藝術的魅力所在。

在藝術家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如此奇妙,我認為董建文就是通過物與物,物與景的關聯起我們早已遺忘的情懷,遺情。


對于大多數人來說,每次快門按下之后,圖像也就成為遺存,在記憶深處,隨著時間慢慢沉淀流逝,極少部分再次被記惦。

我想董建文并不是去尋找圖像本身的意義所在,而是通過圖像的存在來喚醒。

亞里士多德說,“記憶既不是感覺,也不是判斷,而是當時間流失后,它們的某種狀態或者影響,“

我想董建文的作品是值得我們時時翻出來溫故的。



更多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切沃乌迪内斯 北京快乐8 12080七星彩走势图 湖南省彩票中心地址 金牛棋牌下载地址 北京快三预测号一定牛 海南飞鱼中奖号码 无字天书一尾中特平 365网球比分网 酒店用品供应赚钱吗 好运彩3d字谜